花朵,花萼,骑士病(蜻蛉切x女审神者)

花朵,花萼,骑士病(蜻蛉切x女审神者)


心机女团婶x保镖蜻蛉切

综艺paro联动

婶戏份略多不喜勿入


合掌在胸口祈祷着,雪绘感觉演播室的空调好像根本不起作用,冷汗不断从颈后渗出。坐在她身边的和泉守兼定还念念有词的嘟囔着“别是我,别是我…”


怒视着唯一剩在长桌上的战友,雪绘简直不可思议,这年头难道有骑士精神的男人都死光了吗?这家伙真的希望她输掉比赛负担起全部金钱惩罚?


主持人好好欣赏了一番两个偶像紧张中开始内讧的窘态,才慢悠悠的降下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次食客大挑战节目…距离实际价格最远的点单来自…雪绘酱!”


“嗷!”无视瞬间颓在桌子上的少女,和泉守直接激动...

2018-09-19

试镜,剪彩,捕物帐(蜻蛉切x女审神者,歌仙兼定x女审神者)


综艺paro

心机女团婶x保镖蜻蛉切,音乐制作人歌仙

无车,傻梗

联动文,婶戏份略多,介意勿看


“…有你指导这部剧我就放心了。”平举陶杯,一期向莺丸致谢。AWT的大老板自下场磨的这位性情古怪的大导签下合约,同意指导AWT和NHK合作的年度大剧,即使被要求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来这种不合他形象的围棋茶座喝杯茶下一局庆贺,一期也得给足他面子了。


目黑区的这间隐蔽的团地老店里只有三两个无所事事的爷爷级客人抄着手琢磨棋局,老板把一碟八桥烧饼放在悠闲饮茶的莺丸面前。


被这里轻松随意的气氛感染,一期稍稍扯松了衬衣...

2018-09-14

发簪,裙子,休息日(太鼓钟贞宗x女审神者)

发簪,裙子,休息日(太鼓钟贞宗x女审神者)


综艺paro

女团婶x造型师小贞

综艺联动摸鱼,婶婶戏份略多,介意勿看

无cp,友情向


灵巧的双手将最后一支玳瑁发簪插入横兵库发髻顶端,太鼓钟贞宗插腰欣赏镜中的美人。“怎么样?这可是货真价实花魁戴过的绝品,现在有这手艺的发簪匠人早已经断了传承,托之之定的福才从私人收藏家那里借来的,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实物。”


在艺能界被大家尊称为歌仙的细川之定挑眉以折扇击打着掌心,作为白夜的艺术总监他今天负责指导剧中花魁道中的重头戏,从白天就忙的焦头烂额,懒得纠正太鼓钟没大没小的胡乱给他起外号。


饰演吉原花王的花久远紫转动颈项,仔细欣赏乌黑...

2018-09-12

《蛋糕,甜酒,圣诞夜》(蜻蛉切x女审神者)

《蛋糕,甜酒,圣诞夜》

没头没尾的综艺paro联动,就最近想写点轻松的切叔小甜饼,随便看看吧

2018-09-10

《熏风》第十三章(蜻蛉切x女审神者,大典太光世x女审神者)

《熏风》第十三章(蜻蛉切x女审神者,大典太光世x女审神者)


刀x主

非专一

高雷预警

私设如山

文笔喂狗

重度ooc


剧情转折章


挂满白色纸垂的注连绳将大殿整个围起。灵刀大典太束发换上了白装束,在其他刀剑紧张的注视下,抱着昏迷不醒的审神者步入为禊祓准备的水池中。


白装束的长袖和少女的黑色长发纠缠着浮在水中,冰凉的温度唤起了灵刀被锻造时淬火的记忆。将少女的头颅更紧的贴在自己锁骨上,池水没过他的胸口,石切丸跪倒在水池边,忧虑的再三叮嘱“想办法找到侵染主人梦境的邪秽斩杀,不要强行唤醒她,激起主人的意识反抗的话,你也会被吞噬!”


他们刀剑的付丧神是由审神者召唤而...

2018-08-17

《熏风》第十二章(全员向)

《熏风》第十二章(全员向)


刀x主

非专一

高雷预警

私设如山

文笔喂狗

重度ooc


日常结束,剧情转折预警


襦席上的少女呼吸沉重,不断辗转挣扎,刀剑们焦急的围在她床边呼唤着。“主,主!您醒醒啊!”


猛的睁大眼睛,少女反握住一直抓紧自己的大手。模糊的视野渐渐聚焦。映入眼帘的是蜻蛉切暖融融的金色眼眸。“主…您做噩梦了吗?”


在近侍搀扶下缓缓坐起,环视四周,长谷部,一期和药研都急切的膝行几步挪到她卧榻边。按住额角,少女因头痛而发出低沉的呻吟。“是噩梦…可是我想不起梦到了什么…”


“无妨,那只是梦而已,您醒来就好。”一期一振温柔恭谨的下拜“恭喜您,顺利诞...

2018-08-15

由贞洁论引发的胡扯----不同时代刀男的不同三观

和群里太太们讨论到刀圈有一种思潮是认为1v1真爱而1vn抹布。对自己的嫁刀忠诚是必要的,我觉得这一点在本丸背景下有待商榷。

不谈为纸片人守节的荒谬性,刀男子真的各个都会要求主人为自己守节吗?我觉得这里面牵涉到国人婶婶们作为儒家文化圈影响下对性的理解和日圈有很大差异。说多一点,因为日本本质不是儒家文化圈国家,所以历史上方方面面的思维都和国人差异很大。

第一种思维是刀男子和婶婶开车,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一定是因为爱情,甚至要和谈婚论嫁挂钩。这种当代人的价值观,真的是刀男诞生时代的观念吗?平安时代的公家贵族因为饮食生活习惯不佳,往往非常短命,女性活到生育年龄已经算是运气好,三十几岁香消玉殒大有人...

2018-08-07
1 / 12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