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华》第十九章,蜻蛉切x女审神者

乱华19(蜻蛉切X女审神者)
刀X主
非专一
私设如山
文笔喂狗
重度ooc

出阵,血腥描写,慎入

京都和大阪之间有一座不起眼的小丘,然而却有着称霸天下气势的名字——天王山。丰臣秀吉和明智光秀曾在此为争夺天下进行了一场天王山战役,胜利者秀吉登顶最终取得天下。从此世人将决胜负的关键称为“唯看天王山“。元治元年夏,这里再次成为挥师京都的长州军的大本营。池田屋事变后在长州在京城的倒幕力量遭到重创,藩内激进派决定直接进攻京师武力夺取天皇。这也是畿内自大阪夏之阵后首次产生如此大的动乱。

长州军商议从八月十八日晚间由伏见山崎嵯峨三路同时向京师御所进军。长州笔头家老福原越后所率的旗本所组成的选锋队被幕府认为是此次征伐的主力。此刻正打着尊王攘夷的大旗向伏见迈进。

驻守在伏见大道树林里的是大垣藩的小原铁心,他的部队探查到长州的部队通过筋违桥时按兵不动,准备乘队伍首尾不应时击其不备。突然林中传来枪响,正在渡桥的长州部队立刻受惊警惕起来。“可恶,谁不守命令打草惊蛇了!”小原大喝一声从身边的篝火堆里抽出一支燃烧的柴薪扔向空中“全军出击!”

“喂!谁让你开枪了。”长曾弥架着长刀怒视一枪击中正企图偷袭他的敌刀的陆奥守,“咱可是救了你啊,那么凶干啥。”陆奥守掏掏耳朵,不懂主人为什么要把他和新选组的刀单独编队,真是相性不合啊。他们奉命在此阻击前去袭击大垣藩守军的溯行军,既然已经打草惊蛇,就无须遮掩了,将枪架在本体上砰砰两枪解决了面前的敌刀,嘴上不对付的陆奥守迅速和长曾弥背靠背防守,“事已至此,只能赶紧解决掉敌人去跟主人汇合了。”


由于福原越后的部队受到小原的阻击,长州藩三支队伍达到禁门的时间就有了差异,嵯峨天龙寺的长州军已经率先绕过京都防御进入了御所附近。幕府统帅一桥庆喜把防御重点放在伏见,竟丝毫没有意识到敌人主力已经到了自己眼皮底下。这支部队的大将是年仅二十五岁的国思信浓,实际指挥者则是人称鬼来岛的铁血老将来岛右兵卫。队伍中途分兵,一支进攻中立壳御门,另一支进攻下立卖御门,最后一支由来岛亲率进攻蛤御门。

最先被突破的是一桥庆喜驻守的中立壳御门,这位末代幕府将军此时还只是负责京畿防御,虽然一直有家康再世的美誉,他手下的兵将却是饱食终日战斗力低下的旗本,任凭他如何督战驱使也不听调度。负责监视此门溯行军动向的鹤丸和骨喰在战斗中见御门被攻破,溯行军和长州军一并向蛤御门汇合而去。“哈?打的正开心呢,你们这些杂鱼,不要逃啊。”鹤丸扯开兴奋的笑容,甩掉刀刃上的血迹,扛起本体和骨喰一并灵巧的在御所的屋檐间跳跃前进追逐溃散的溯行军。

“中立壳御门和下立壳御门都已经被突破了。”连天的炮火中身披轻甲坐镇蛤御门的审神者皱眉。随着破门的长州部队,溯行军也上下夹攻向蛤御门袭来。会津守将林权助做过大炮奉行,此时正努力调度火炮和铁炮队,抵抗来岛部奋勇凶猛的进攻,然而一旦被另外两队长州藩兵合围,败局就定了。本该到来的萨摩援军迟迟未至,想必是溯行军在半路阻拦的结果。

“不能等了,跟我上。”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端起米尼步枪,审神者示意两名付丧神跟上,就要冲入战阵。“主,请再等等鹤丸和长曾弥他们吧。”擎着长枪的蜻蛉切急切的拦在她面前。“你让开,这是主命!”审神者开始后悔之前应允枪男子带他一起出阵的要求,战机稍纵即逝哪容感情用事。一旁的歌仙闻言皱眉“主请稍候,一切交给我。”说罢向蜻蛉切使了个眼色,拔出本体窜到正骑着马从他们身边的喊杀掠过的长州铁炮兵身边,一把将对方拽下马,迅捷的翻身上马压低身体在溯行军中来回穿插,所到之处本体荡开一片血雾。“你也去助阵。”看到他孤军深入,审神者焦急的对近侍下命令,蜻蛉切握紧枪杆“您…”“我哪里也不去,这点自保能力还是有的,你马上去助阵!”看到主人给步枪上膛,枪男子领命,一枪冲入敌阵,连续刺穿两胴敌刀,将其一并穿在枪尖甩开。

看到下属终于放开顾忌战斗,审神者微笑的在廊檐上举枪射击,子弹已经事先刻上符咒,击中目标后爆出一阵灵闪即将对方化为齑粉。一边将步枪抵在肩上射击,一边以左手探入腰间的武装带内取出枪弹不断换上。审神者连续的狙击行动终于引发溯行军的注意,对面角楼上的敌弓兵拉弓向她射出一箭,离弦之箭在半空中被肋差打开。骨喰在空中转折了一下轻巧的落在她身边“嗨哟好险啊。”鹤从屋檐上倒挂下来对她打招呼。审神者反转枪托打了他额头一下“来的太慢啦!”白发付丧神翻身下来以手触额道歉“抱歉抱歉,半路上被阻击了一下。这就去助阵,给我留几个啊!”

木屐轻蹬围栏,白衣太刀在半空中跃出,挥出本体的同时落在敌阵中。骨喰把本体架在身前“我来护卫您。”肋差面无表情的对她微微点头。审神者安心的端起枪继续远程支援付丧神们。

蜻蛉切浑身浴血下半身几乎埋在敌人的尸骨中行动不便,敌刀的黑血顺着枪尖流下,让他抓握不稳,拉紧枪头的紫色飘带缠紧在手上,蜻蛉切大喝一声刺出一枪正中敌枪的眉心,对方的枪尖离他额头也只有不到一寸,骤增的颅压让敌枪闪烁着绿光的眼球爆出,直接喷在他的脸上。顾不上恶心,已经杀红眼的枪男子一把甩开敌枪的尸体直接打飞冲杀过来的两柄敌短刀。感受身后袭来的杀气,蜻蛉切奋力扭转腰身回马一枪刺穿了偷袭的敌打刀,然而已经来不及拔枪再战。从侧面袭来的敌短的杀气激的他颈上寒毛倒竖。骤然炸开的黑血溅了他满脸。蜻蛉切惊讶的回头看到屋瓴上的审神者冲他比了个拇指。

同样浴血的歌仙策马冲过他身侧时伸出手和他握紧一把将他扯出尸堆,蜻蛉切顺势翻身坐在歌仙身后。“你个混蛋怎么离开主人身边了!”歌仙一边和蜻蛉切配合在马上冲杀,一边愤怒的质问。虽然不愿承认,不过这种危机时刻除了把主交给他之外他谁也不敢信任。

伸进子弹袋的手指试探到袋底已经彻底空了,审神者才开始感到一直抵住步枪射击的左肩隔着护甲也隐隐作痛,大概是后坐力挫伤。不过她无暇顾及,迅速掏出刀装兵解放,持枪足轻们在付丧神和敌军之间建立起一道防线,让疲惫的刀男子们可以暂时喘息,然而这还远远不够,刀装无法防卫来回穿梭的流弹和时时炸裂的炮弹。“带我下去。”看到会津守将林权助被炮火击中倒下,审神者难以按耐的向骨喰伸出手,肋差少年沉静的点点头让她揽住自己肩,扶住审神者的腰一跃而下。少女将灵力聚集在指尖,双手推出张开灵盾,很快将盾面扩大到包住整个阵线,将付丧神们保护起来。歌仙和蜻蛉切迅速奔至审神者面前警戒。鹤微笑着甩掉刀刃上的血迹收刀入鞘,对比同僚的狼狈,除了脸上溅上的一串血珠,他的羽织依然洁白,在这种乱战中简直不可思议。

“我不能长期支持灵盾,大家抓紧时间休整。”不想再次尝试灵力透支的恶果。审神者小心的控制着输出,逐渐缩小灵盾的面积。付丧神们皆原地坐下整备,连天的炮火和喊杀声中,蜻蛉切将枪摆在膝头闭目。歌仙将本体夹在手肘间以大袖抹掉沾染的血迹,还刀入鞘。杀戮激起的狂性让他双目隐隐发红。鹤悠闲的盘腿坐着,将本体架在肩头。丝毫看不出刚才经历过理解的战斗。灵盾外会津军已经开始溃败,只剩下一桥庆喜坚持指挥着。这位未来的末代将军确实胆略惊人,在枪林弹雨中岿然不动。要不是他坚持督战,恐怕幕府军早就溃散了。可恶,萨摩援军怎么还不来。或者说…还会有援军吗?审神者开始把希望寄托于尚未赶来的陆奥守和长曾弥。感受到灵力被从身体里抽出的吃力感,审神者深吸一口气”准备好出战!一定要护住一桥庆喜。”见到刀剑们摆出作战姿态,审神者双手合十瞬间将灵盾收回到自己周身大小。

脱离了主人庇护的刀剑们再次陷入杀阵。审神者耳边传来城墙被轰击的爆炸声,可恶,“趴下趴下!”大喊中审神者自己被骨喰压倒护在身下。硝烟弥漫中一支铁炮队踏过被炸塌的城墙进入蛤御门战场,难道还是长州的部队?少女心中漫起绝望。

“主人!主人!”耳边响起熟悉的土佐腔,审神者悬起的心放下了。“陆奥守你个混蛋,怎么来的这么迟?”身着黑白羽织的长曾弥把审神者和骨喰从瓦砾中拉起,土佐刀挠挠头发“抱歉,咱们花了点功夫才消灭掉阻拦萨摩援军的溯行军。“

随着训练有素武器先进的萨摩藩兵加入,战场形势迅速逆转,会津藩兵也打起精神开始配合反击,在奋力拼杀的来岛右兵卫为萨摩枪手击倒后,长州藩兵终于溃散了,渐渐退出御所。

然而长萨对峙时相互以大炮轰击引发了大火,不久就在河源町附近蔓延开来,在京都烧了三个日夜,大量民宅寺院被毁,自应仁之乱以来京城民众还没有遭受过如此大的灾难。

满身血污尘土的一行人被传送回本丸。好在无人受伤,大家四散去整备自己。蜻蛉切去取热水布巾的间隙,歌仙为主人卸甲。这套武具是池田屋出阵后他亲自设计订做的,除了穿脱复杂这一个缺点之外,在兼具轻便和防护性上下了很大功夫。审神者低头看着半跪着给自己拆解掉两侧系绳的付丧神,浅紫色的柔软发丝完全为血污沾染,凝结成块状,显得十分狼狈,不复以往的风雅。少女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歌仙手下一顿,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帮主人脱下整个轻甲。审神者轻松的低叹一声。

站起身,付丧神以手指托起少女的脸庞,那上面沾满了火药的硝烟和垮塌城墙的灰尘,他大约明白主人之前在笑什么了,估计他的样子更加狼狈吧。不过就算她满身尘土的样子也是一样可爱,一向有严重洁癖的付丧神不明白自己怎么可以偏心到这个地步。以拇指擦去少女眼下的一块黑灰,付丧神的眼神温柔的可以将人融化掉。审神者内心低叹,闭上了眼睛,自从镰仓归来他们就恢复了正常的主仆关系,歌仙再也没有提出任何越线的要求。大概是不想让我为难吧,审神者这么思索着,其实单纯所求肉体,她会顺从,知晓对方心意而无法从内心深处给予回应,对她来说充满了愧疚。以为会降下的吻被付丧神的大袖取代,歌仙将丝绸的出阵服盖在审神者脸上揉擦一通“主之前脏的已经看不出眉眼了啊。”放下袖子满意的着看着主人被自己大略擦出原色的小脸。“臣也要去清理自己了。”捡起主人掉在地上的武具,微微鞠躬后退出室内。外间的纸门侧跪坐着一言不发的枪男子,身边摆着盛满清水的木盆和布巾。歌仙向对方颔首致意后离开。

Fin

Ps:磕磕绊绊的出阵,凑合看吧。微修罗场,切叔好久没出阵了,带他出来溜溜。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