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华》第二十章(蜻蛉切x女审神者)

乱华20(蜻蛉切X女审神者)
刀X主
非专一
私设如山
文笔喂狗
重度ooc


过渡,无意义的水日常,吃,整修本丸。

“…图7.1的进度基本完成了,这是第二批短刀极化次序,请您审核…因为有过两次成功的支援战记录,以后可能会更多的被派去战国进行支援,联队战也被提上议程,稍后政府会发来联队组合…要事先进行演练…主有什么偏好的话请填写一下这个表格,臣会和作战记录一起上交。”歌仙把整理好的资料和表格奉给审神者。没有伴随出阵的日子,少女穿着舒适的山吹色木棉长着,灰色的羽织以联绳松松披挂在肩头。手指翻动着文件,只扫视几眼就划下朱批,几乎一刻不停的批阅着堆积如山的公务。歌仙则在一边帮她把处理好的文件归类,因为要制定和总结一年的计划,年初和年末几乎是公务最繁忙的时候,案牍劳形加上频繁的出阵任务,连一向身体康健的审神者都有力不从心的时候。长谷部和歌仙这种难得的秘书类刃才就格外可贵了,今年一期的加入应该能分担大家的工作吧。

不知不觉间已经日上中天,歌仙刚想提醒埋首公文的主人午膳时间已至,门外太鼓钟贞宗的声音传来“主人,送来午膳了,可以借用一下歌仙君吗?”付丧神刚皱起眉,审神者就惊叹一声“已经中午了啊,是午膳时间了吧,有什么事小贞你就带歌仙去一面用膳一面商量吧。”“等等,臣还要服侍主人用餐…”歌仙刚刚抗议就被审神者摆着手驳回“这种时候就不用讲什么礼数了,我自己速战速决就好,下午记得叫长谷部来我这里一趟,要和他商量资源分配问题。”

送走了贞宗和歌仙,审神者揉揉眉头打开食盒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突然听到窗外有叩击声。好奇的走过去打起幛子,独眼黑发的付丧神正微笑着捧着食盒站在那里。“哎~光忠?”很快明白了歌仙中了伊达组调虎离山之计,审神者有些好笑“今天又偷渡什么美食过来了吗?”

本想把食盒递给审神者就离开,结果被强硬的要求进来一起吃饭,最后很不帅气的迈动长腿从窗口翻进来。烛台切光忠掀开黑漆描金的食盒,里面只有一盒粗米,少女苦笑“你们费这么大功夫就为了送这个来?”光忠举起带着黑色手套的大手摇了摇食指“精彩的地方正在这里。“说着将贞宗带来的空食盒和粗米食盒扣在一起颠倒了个,再次打开时藏在米饭底部的豪华食材显露了出来,饱满多汁的鲑鱼子,金黄诱人的海胆,脂肪丰厚的樱粉色金枪鱼泥,雪白的毛蟹腿肉,高汤厚蛋烧和翠绿的扁豆。“散寿司是也…”

审神者瞠目“已经不是新年了…吃的这么奢侈好吗?”黑发金眼的付丧神大笑出声“不过一菜一汤一茶,谈何奢豪。”说着冲审神者眨眨眼奉上筷子。散寿司的诞生有一段逸话,据说冈山城主池田光政向庶民颁布节俭令,平民人家一餐只得一菜一汤一茶,难忍美味诱惑的民众随即发明了将各种豪华食材混合铺在米饭上的散寿司,谓之一菜。这种将食材埋在米饭下的掩藏方法也是为了在送饭时躲避执行节俭令的士兵的盘查。

“请放心吃吧,这些是我用新年在万屋大批采购食材时拿到的折扣买的,并未超出预算…”深知自家主公的吝啬本性,烛台切见她迟迟不愿下筷只好摇着头说出真相“最近政务很繁忙吧,不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进补可不行啊。”

被家臣如此体贴,再不领情就不识趣了,审神者红着脸双手合十夹住筷子行礼“那就多谢款待了。”将食物送入口中的刹那幸福的眯起眼。果然大量脑力劳动后还是渴望这种高蛋白的食物呢。“光忠怎么想到来给我送饭的?不怕被歌仙知道吗?”少女歪着头调侃付丧神,歌仙对她食事养生方面的专制本丸皆知,被他抓到随意投喂主人,可是要大发雷霆的。

烛台切摸着下巴似真似假的叹了口气“不是您说的吗?光忠做的家常菜好想试一次啊。”审神者努力回忆这句话,好像是之前光忠心血来潮尝试中华料理,为本丸刀剑们制作煎饺,结果大受好评,光是三枪就吃掉了两百多个,不用说别的刀剑加在一起了。本来是消遣的娱乐,结果难得的休息日却全天都在和面擀面包饺子下锅煎,“比出阵还累”这是光忠的原话,“喂饱几十个壮男子太累,再也不做这么麻烦的食物了。”这样说笑着向审神者抱怨后,她回答了什么?真好啊,有机会也想试试光忠的手艺。

“主命所在,臣自然要想办法让您试试这种粗.鄙.不风雅的食物了。”看到主公被自己调侃的整个小脸埋进食盒里,烛台切满意的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一口气将整盒散寿司吃下后,审神者满足的摸着自己的小腹,一下子精力就回满了,感觉一口气处理完接下来的公务也不是问题了。烛台切收好食盒消灭证据,“那就不打扰你了。”帮主公把纸门关好,掂了一下手中空荡荡的盒子,心情愉快的走远了。

长谷部翻动着手中的清单,雪融后从主人那里拜领了足够的资源,要赶在春天来临前对本丸设施进行一年一度的大修。清理田埂间排水沟里的淤泥和修补本丸屋顶的工作交给了三枪,日本号气哼哼的抱怨着不该让他这个正三位做这种事。御手杵倒是把裤腿卷起来老老实实的清着淤泥。只是嘴里不断重复着做不好不要怪我啊。蜻蛉切爬上屋顶后发现雪融后本丸屋顶瓦片间露出一丛丛枯死的杂草,要全部处理掉靠他一个是不行的,于是找来兄弟助阵,和千子一起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屋檐上“这活儿应该短刀来做吧,我们一不小心把屋檐压塌了怎么办。”千子将衣摆别在腰间,露出整个肌肉结实的大腿,还觉得不够轻便,“真麻烦,干脆脱了!”说着就开始拆解腰带,蜻蛉切双手抓满杂草,苦笑着阻止“你就饶了我吧,我们可是在屋顶上啊,会被整个本丸围观的。”

平安刀们和短刀一起被分配到更换榻榻米的工作,三日月和博多一起拆掉边框,将磨起细绒毛的席面掀起。博多抚摸着榻榻米洁净如新的背面若有所思“这一边不还是好好的嘛,干脆翻面继续用吧,能省下一大笔…”说着兴奋的跑出去通知其他伙伴,三日月和小狐丸面面相觑“哦呦,这还真是了不得的智慧…”

“再向左偏转一点就行…”指挥着自家兄弟山伏和岩融将本丸老旧的家具搬出来晾晒,山姥切小心翼翼生怕在搬运途中撞破新年刚糊好的纸门。庭院木架上已经铺满了易受潮的纸书,左文字一家正掀开书页确认没有粘连。“这一套是珍本吧…”负责重订松散书页的宗三挽起的袖子下骨骼分明的手指上戴着一枚钢制顶针。他指的是小夜搬来的一叠佛经。江雪抚摸着经书已经脆化的封皮微微点头。“这可麻烦了,不能随意拆装啊,毕竟是主公的嫁.妆.呢。“宗三的调笑来自于审神者一句戏言,本丸所藏的珍本乃是她当初就任时父亲要求她一并携来的贵重嫁妆。江雪低叹一声“我会想办法修缮的…”

路过庭院的大俱利伽罗提着工具箱,被山姥切急忙叫住“俱利,这个你能修吗?”轻拍五斗的衣箱,山姥切向大俱利示意卡住的抽屉。“麻烦…”大俱利轻哼一声,还是转身走了过去。抽出卡住的抽屉的下层,大俱利伸手进去摸了一下,随后抽出腰间工具袋上一支细螺丝刀探进去紧了两下,滑脱的斗柜即落回轨道上。“行了。”拍拍衣箱,大俱利将螺丝刀插回腰间。山姥切感激道谢“帮了大忙了。”卡住的抽屉里放着重要的物品,能不拆开家具就取出,也就靠本丸手巧程度和歌仙不相上下的大俱利伽罗了。“哼,这点事,没想和你们搞好关系。”收到不善于表达谢意的山姥切的感激,不习惯被感激的大俱利也别扭起来。

“为什么我要干这个啊?还不如去养马。”和泉守一面捆扎试斩练习用的苇席,一面嘟嘟囔囔的抱怨着。“平时不就是你消耗这个最多吗?怎么一副从没干过这活儿的笨样子。”土佐刀一面盘着腿把席子卷起捆在木棒上,一面嘴里不停的吐槽着和泉守。“那都是堀川帮我弄的,还有你说谁笨啊你个土佐乡下刀!”“堀川这会儿在跟歌仙拆洗被铺忙得很呢,可帮不了你。咱是乡下刀,可你前主不也就是药贩子出身吗?装什么少爷啊…”“啊!?你是不是找打!”“新选组的刀真野蛮,所以主人到底为啥总把咱和你们分一起啊…“

远远的好像听得到和泉守和陆奥守吵架的大嗓门,审神者揉揉眉头从长谷部手中接过又一份公文,开春真是最忙碌的时节了…

fin

歌仙:烛台切你私自投喂我的人就那么有快感吗?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