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华》第二十五章(蜻蛉切x女审神者)

乱华25(蜻蛉切x女审神者)

刀x主
非专一
私设如山
文笔喂狗
重度ooc

开搞

明治元年十一月的北海道冷风刺骨,负责掩护旧幕府军撤退箱馆的审神者一行在五稜郭附近休整。

审神者抱着夏赛波步枪靠在歌仙兼定身侧休憩,零下十度的低温已经让她不得不给步枪裹上棉布保暖。歌仙以斗篷将她包起。由于是就近潜伏监视,他们甚至不敢点燃篝火取暖。

稍稍打了个盹补足昨晚彻夜战斗的疲惫,少女从歌仙的斗篷里探出头“进度如何了?”

拿着远望镜观测的陆奥守向审神者比了个OK的手势“一切正常,照预期今晚幕府军就能全部进驻。”

审神者点头,拉动枪拴查看是否被冻结。棉布缠裹的手掌却刺痛起来。假如不出意外任务很快就能结束,本想忍耐到本丸再处理,考虑到这种严寒天气下不小心可能会发展成冻伤,只得从腰带里掏出一管护手霜。歌仙心疼的帮她拆下棉布手甲,看她给自己擦涂。

“哎,挤多了。”审神者犯愁的看着手背上剩余的一堆乳膏,环视四周的付丧神,最后招手呼唤没有佩戴手甲的那个“千子你过来下。”

正靠在树边和江雪左文字一起闭目养神的千子点了点自己“哎,我吗?”

无视歌仙拉下的黑脸开心的凑到审神者身边蹲下,千子刚想乘机说几句怪话刺激他,就被少女一把抓起双手在他手上磨蹭起来“护手霜分你一半。”

妖刀摊着手心愣了一阵,才笑眯眯的双手合拢将膏脂匀开“huhuhu,主公真是体贴呢…“

“你真应该看看歌仙那时候的脸色啊…”出阵结束回到部屋整备的千子遇上佃当番结束一样正在更衣清理的蜻蛉切,忍不住和兄弟八卦起来。

“请你不要为这点小事去挑衅歌仙君了,恕在下看不出其中的趣味。”蜻蛉切一边捆扎腰带一边摇头叹息。不晓得自家兄弟什么时候开始热衷于刺激本丸性格刚烈难惹的初始刀。真的发生不睦,村正家被误解不说,还会给主人添麻烦。

妖刀闻言挑眉“真讨厌,我可是为了你啊~歌仙那家伙看你不顺眼你应该知道吧,从没对别人生气过吗?”一边说着一边靠近枪男子逗弄的轻拍他的脸颊。“还是说独占主君的宠爱所以才有大度的资本?主君握着我的手擦了乳霜哦,桃子味的呢~”看到兄弟只是偏过头躲开他的手。千子干脆揽住枪男子的肩“真的不生气啊~huhuhu~那我下次借口嘴巴干向主借口脂好了。”

“那个不行!”蜻蛉切终于红着脸斥责起来“怎么…怎么可以向主人借用那种东西,太僭越了!”

千子马上咯咯笑着松开环抱枪男子的手,扭着腰绕着他打转“不借就不借嘛,你脸红什么~是不是嘴巴干的时候借过主上唇上的口脂,还是偷尝过天女口中露~”

“你!你…”兄弟露骨的调侃让枪男子彻底涨红了脸,憋了好久不知道该对歪着脑袋看好戏的千子说些什么,最后只得在对方huhu的笑声中埋头走出部屋。

长谷部,歌仙,三日月,一期这些在本丸军务上最有发言权的刀剑们被审神者召集起来对暂告一段落的幕末战场进行总结。这本是每次连战后的例行工作,长谷部和歌仙却察觉到不寻常,两振刀对视一眼,三日月一期并没有参与幕末的战略制定,主人将他们一并唤来所为何事?

“…你们应该都清楚鸟羽伏见战役时我们遭遇溯行军伏击的事情,我翻阅了本丸从战国至幕末所有的出阵资料,又咨询了几位同僚,都没有发现有相似的例子…”审神者以手支额,露出忧虑的神色。“在政府给出进一步解释之前,我不想贸然涉险。”

三日月闻言淡淡一笑“嗳,老爷爷我最近精力不济啊,战国新战场的图我是带不动队伍了…”说罢对一期眨眨眼,一向自律甚严的粟田口家大哥也点头附和“新战场的战略我和长谷部君还没有研究好,恐怕要辜负主公期待了,会向政府写明报告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长谷部和歌仙也闻歌弦而知雅意“幕末战场后大家都精疲力竭了,需要一个休整期,是臣等不器用,请主放缓推图进度吧。”“报告就由臣来做。”

看到参谋刀们都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审神者也就顺势首肯“既然如此,那就请长谷部草拟一份报告递给狐之助吧。”思索了片刻少女还是郑重的交代“近期出阵就算是熟悉的地图也请大家提高警惕。”本来不将这点小风险放在心上的付丧神们看到主人严正的神色也都肃容下拜领命。

青江陪同万屋送货员清点快递数量时,鹤丸一手挎着大俱利的肩膀半拽着他走来,看到灵刀就摇手招呼“小伽罗订的猫喷泉两个月了还没到货,居然害羞的不敢询问一下…喏,趁递送人在这里,赶紧描述一下你买的东西吧。”

见同伴终于放松了钳制,大俱利恼怒的挣脱对方的束缚,面对外人又不好发作,只能努力组织语言“…高田屋贩售的…”实在不知如何描述就双手比划了了一下大小“这个尺寸…”

快递员局促的拉拉自己的帽子“请问有单号吗?只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办法查到…”

大俱利茫然的摇摇头,网购什么的一向是陆奥守为大家下单的,这种细节他可从没关心过。

青江笑眯眯的拍拍快递员的肩“那就不要为难人家了…”放下手的瞬间灵刀动作僵硬了一下。

正抱臂看热闹的鹤丸捕捉到了青江的神色,哈哈笑着走近“…好啦好啦,小伽罗的问题就到此为止了,不能妨碍小哥的公务啊…”

正低头填单的快递员骤然僵直起身体,脇差无声出鞘抵住他肋下的同时,太刀已经架在他颈间“不过我还有个疑问要麻烦你解答一下…”白衣的付丧神眯起金眸,以刀刃挑起对方低垂的头颅,其中爆出的杀气让玩笑的语气也危险起来。“这位看起来十分面生啊…一直负责本丸递送的那位小哥是身体出了什么意外才劳动你这种身负灵力的人物屈尊为他代班?”

虽然一开始没察觉到异样,大俱利也在同伴动手的刹那就拔刀警戒起来。

刀锋在喉的快递员十分干脆的扔下记录仪双手举起“哎呀,没想到暴露的这么快…小看了你们这群器物…”

对方毫不辩白的果断承认让身经百战的战刀升起不祥的预感,本能先于思维动作,刀刃下压。

“鹤先生!”感受到灵力波动的青江瞬间收刀,一把拽住鹤丸的羽织后撤。

以快递员为圆心爆开的灵力掀起气浪将三名付丧神冲飞出去。

等他们从耳鸣眩晕中稳定视线,看到的是撕裂的万屋蓝色制服下一身黑衣的男人立于爆裂灵力炸开的深坑中,转动手中的传送装置,本丸风和日丽的湛蓝天空瞬间张开虫洞,无数溯行军随之降下。

正在举行军议的审神者感受到强烈的灵力波动,哗的起身“敌袭!”

身边的四位付丧神同时拔刀出鞘围在她身边。本丸的入侵预警这才后知后觉的尖锐嘶鸣起来…

fin

ps:比较短的本丸入侵开篇,敌审出现,新剧情进入,下一章会有虐。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