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花萼,骑士病(蜻蛉切x女审神者)

花朵,花萼,骑士病(蜻蛉切x女审神者)


心机女团婶x保镖蜻蛉切

综艺paro联动

婶戏份略多不喜勿入


合掌在胸口祈祷着,雪绘感觉演播室的空调好像根本不起作用,冷汗不断从颈后渗出。坐在她身边的和泉守兼定还念念有词的嘟囔着“别是我,别是我…”


怒视着唯一剩在长桌上的战友,雪绘简直不可思议,这年头难道有骑士精神的男人都死光了吗?这家伙真的希望她输掉比赛负担起全部金钱惩罚?


主持人好好欣赏了一番两个偶像紧张中开始内讧的窘态,才慢悠悠的降下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次食客大挑战节目…距离实际价格最远的点单来自…雪绘酱!”


“嗷!”无视瞬间颓在桌子上的少女,和泉守直接激动的从椅子上蹦起,高举双手打着节拍示意观众们为他喝彩,“啦啦啦不是我~我果然又美又强…”


“不是人…你们这些家伙…”望着一同参加节目却早早脱身上岸,正悠闲的围观她悲惨遭遇的大男人们,雪绘的心都在滴血,他们就一点没有让一个青春美少女请客吃饭的罪恶感吗?!


这档名为食客大挑战的节目是以要求各路演艺圈人士去高级餐厅点单猜菜价为卖点的惩罚游戏。


点的菜距离节目组给出的目标价格最远的会得到为全体成员的晚饭买单的惩罚。


“雪绘酱只点了2万仙哦~距离实际价格还差三万五,太保守了啦!”主持人毫无同情心的火上浇油,雪绘已经根本绷不住营业用的甜美微笑了。


天啊,她哪里去过这种fine dinning的餐厅。她老家最高级的约会地点也就是镇上的咖啡馆,没这方面经验的她当然猜不中这些名贵到扯淡的菜品价格,这综艺根本一点都不公平!


比起一脸悠闲微笑的大和守安定和幸灾乐祸的和泉守兼定,在第一轮竞猜中就敏锐胜出的加州清光已经算是新选组男团的良心了,然而也只能用爱莫难助的同情眼光支持她。


“…惠承您22万五千仙。”穿着整齐西装制服的侍者托着账单小碟承给她。


“可不可以刷卡…”雪绘掏钱包的手微微颤抖,这是她整个月的工资啊!人生中最贵的一餐居然是请这群混蛋吃的。


瞪着正捧着脸笑嘻嘻的用看冤大头眼光看她的长发俊男,雪绘快要把牙咬碎了,看吧看吧,下次给男艺人打分的综艺不要落到她手里,不然她铁定让和泉守这家伙尝尝掉冰水的惩罚。


抱着猿蟹合战里螃蟹报仇十年不晚的深深怨念,雪绘一次刷空了信用卡限额。




在白夜片场看到新选组男团的几个家伙穿着威风的火消制服拍摄巡逻戏,马上勾起了雪绘一周前重大经济损失的悲惨回忆。抱着装满青豆的便当盒,少女忿懑的找到自己团队的餐桌坐下,破产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宿舍公司提供,她不买新衣服,女艺人也不用吃饭,靠光合作用就能活!


沉浸于自己悲惨回忆的少女完全没注意到队友们的微妙表情。梳着华丽游女发髻的梨花轻咳一声,搁下筷子抱臂“雪绘酱你不是常规演员吗?怎么不去和紫小姐文乃前辈她们坐一桌反到要和我们这群客串的挤一起?”


哈?心情正坏的少女抬头注视着一脸恶意微笑的队友,马上气不打一处来“我和自己的队友坐一桌有什么问题吗?”


走元气路线的队员日日野加奈转着手里的叉子和梨花交换了个眼神,吐出绝不符合她运营路线的阴阳怪气的讽刺“雪绘姐,我只是觉得你和我们混在一起会掉格差哦,毕竟好不容易站到和紫小姐她们同一个舞台上…”


哦,虽然没上高中,但是还是在做着这个年龄jk会有的欺压排挤行为嘛。雪绘内心翻了个白眼,自从她不知怎么拿到了白夜这个资源,队里本身因c位之争紧张的气氛就更白热化起来。


即使是普通俳优不屑一顾的小小配角,也够她们这群地层偶像争的头破血流了。虽然其他队员因为她出演白夜也有机会客串一把,但她们绝不会因此抱有任何感恩心情。因为她雪绘是花久远紫的背景板,其他成员就是背景板的背景板了。


年龄最小的队员三浦霞似乎觉得同伴们说得太过分,鼓起勇气扯了扯梨花的袖子“雪绘姐和我们一起挺好…”


一把甩开对方的手,梨花的怒瞪让弱气的三浦霞直接吓得消音了。


哗的端起便当盒,雪绘冷笑,“好啊,和紫小姐她们一起吃饭至少不用忍受这不悦的空气。”说罢帅气的转身走向常驻演员们的休息室。


呜呜…怎么可能厚脸皮的和前辈们凑一桌。孤独的跑去楼梯间躲着吃午餐,雪绘真恨自己死要面子的性格。


她可是只有在演艺高中里和学长一起偷偷抽烟才会躲在这种地方。挖起一勺青豆塞进嘴里,因为无人看到,少女放下偶像包袱挠着脑袋露出大叔做派,她在学校明明还挺受欢迎的,怎么在艺能界既不受男人喜爱也不招同性待见。也许该去明治神宫挂个绘马祈福。


楼梯间的门突然被拉开,雪绘急忙合拢腿拉扯了一下裙摆。


“蜻蛉切先生…”看着一脸困惑的高大男子,雪绘羞的不知如何是好,祈祷自己的邋遢样子没有被他看到。


“电梯被搬器材的工作人员占了,我才用的楼梯间…打扰了。”尽管觉得没熟悉到那份上,蜻蛉切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雪绘小姐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吃饭?”


“我…餐厅那边坐满了!”实在不知如何回答,雪绘只好编了这么个一听就是谎话的蹩脚借口,祈祷这大男人知情识趣一点别再追问。


看到少女羞红了脸,蜻蛉切默默的点头,他只是身体大,并不是心思粗鲁,跟在紫身边也见多了,看她这样子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在这里吃饭很不方便,常驻演员的餐厅还有位置,我带你过去吧。”说罢捧起搁在少女膝上的便当盒,带着她往餐厅走。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自作主张,只是不想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吧。


雪绘还是与当红女优们一起吃了午餐,看出她尴尬处境的花久远紫随后体贴的要求和她共享一个休息室,更是让雪绘受宠若惊。


“新造与花魁理应一同起居培养默契。”这是紫给出的理由,从那时候起,雪绘就得以时时享受紫的各种特殊待遇,甚至还会在拍戏到深夜时被她的专车顺路送回宿舍。


接受了雪绘不知道第几次惶恐的道谢,紫也有些无奈,温柔道“不用谢我,这是作为事务所前辈应尽的义务,等雪绘成了前辈,也要好好提携后辈啊。”


她也能有成为大前辈的一天吗?这想法过于梦幻,大浪淘沙的女团中谁也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继续演艺活动。雪绘感慨,她也许不是白夜中那个羞涩而痴情的新造,但是紫身上却有着吉原花王那一份雍容气度和善良秉性,也许这才是她能做到top的最重要素质吧。




白夜拍摄进行到两月时,适逢galaxy girl的第二张专辑开始录制,雪绘一边跟团练舞一边还要兼顾拍摄进程加上学业压力,简直忙到分身乏术,连睡觉的时间都欠奉。


“紫小姐,到了。”把车停在女团宿舍楼下,蜻蛉切回头提醒,紫将手指放在唇上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他才看到雪绘已经满脸疲惫的趴在后座入睡,身上还被紫搭了一条针织围巾。


拨弄了一下沉睡中的少女的刘海,紫叹了口气“不要吵醒她了,直接去我家。让她在那儿多睡一会儿,明天也好直接和我们一起去片场。”


蜻蛉切点点头,“才十八岁就这么辛苦,她也不容易。”


突然从寡言内敛的保镖那里听到这句话,紫不禁一愣,若有所思的盯住蜻蛉切宽大的背影…




“紫小姐你陪三日月先生聊一会儿,我和蜻蛉切先生去给你们买点茶~”见到俊美的男子出现在休息室,雪绘知情识趣的摆摆手,抓起手包挽上守在门口的蜻蛉切就退出去了。


余光瞄到三日月弯下腰靠近端坐在妆台前的女人。雪绘窃笑,“刚才拍摄又不顺吗?”

三日月虽然是模特出身,但是敬业精神不输一众俳优,一般是不会在工作时间插空找恋人卿卿我我的。只是对手戏是髭切实在难熬…


“源先生又背不出台词了,蹉跎了一个上午。”蜻蛉切也忍不住叹气,明明是男主角,却对着重要男配三日月说出看到你的脸就想不起台词这种让人头疼的话。


果然,在髭切那里受了气才来紫小姐这边汲取能量吧,平常一副老人做派的男人这方面意外孩子气。


白夜是时代剧,不过为了降低成本,目前所有内景都在东京附近的影棚里搭景拍摄。离此不远的高速公路配有大型休息站,里面可是有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特产购物区。


“既然来了就给大家都买点喝的吧。”蜻蛉切来做司机拎包,雪绘准备一次多买点。


“蜻蛉切先生喜欢喝哪种?我请客。”雪绘的指尖就在货架上的一众瓶子上划过。

“我来猜猜吧~黑咖啡…这是长谷部先生才会喜欢的东西,煎茶…莺丸导演和歌仙先生,红茶…紫小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饮品塞进蜻蛉切提着的购物篮。


捧起有着粉嫩包装的桃汁,雪绘将尚带寒气的铁罐贴在蜻蛉切卷起衬衣袖子的手臂上。“冰冰的很解暑吧,我猜蜻蛉切先生喜欢这种香甜的东西。”


被一下说中爱好的大男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种带一点咸味,我干活时候能喝好几瓶。”


“那就多买几瓶。”不等他阻止,雪绘抓起好几瓶果汁全部塞进篮子里。


和蜻蛉切一起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雪绘拧着绿茶的瓶盖,“我们再等会儿,让紫小姐和三日月先生独处一下。”


仰头一口喝空饮料瓶,偏头看到雪绘还在和瓶盖奋战,蜻蛉切微笑着拿过来一下拧开。


“啊,谢谢…”正准备从蜻蛉切手中接过茶水,雪绘看到他的瞳孔突然缩紧,手中的饮料瓶坠地,随后就被男人张开的手臂紧紧拢进怀中。


蜻蛉切抱紧少女转身扑倒在地,伴着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液体泼溅在他背上,后颈到脊背,整个上半身湿淋起来,蜻蛉切只是更进一步将不知所措的雪绘塞进自己宽大的怀中,避免她被殃及。


“死吧,贱人!”意识到错失了攻击目标,袭击者竟然摔下手中的塑料瓶,叫骂着扑上来踢打着蜻蛉切的背部,试图让他放弃庇护身下的少女。


“够了!“伴随着低沉的怒喝,蜻蛉切一甩手臂就让身材瘦小的袭击者飞出去。


推开雪绘,蜻蛉切反身上去将试图爬起的袭击者压制住,抓住他的双臂单膝压在他背上。对方就像被碾住背部的虫子一样徒劳的扭动挣扎。


拜托围观的人群报警,一把拽掉袭击者遮掩面容的棒球帽,露出一张惨白的男性面孔。蜻蛉切用袖子抹掉顺着额头流下的散发着剧烈骚臭气味的液体。


被变故惊的浑身发软的少女这才反应过来,撑起四肢爬起来,慌张的倒空布袋背包,想要扑过去替蜻蛉切擦掉身上的污渍。


“别过来!”厉声喝止她,看到少女浑身一颤,蜻蛉切才放轻声音,“别担心…不是有毒的东西…不要弄脏你…”


那令人作呕的气味,揭示着淋满壮汉一身的东西是什么东西。犯下此等骇人行径,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还挣扎着叫骂“到处和男人乱shui的贱人,你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抢了小霞的角色吧!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吗?!都被你玷污了!你这个恶臭的家伙不配和她站在一个舞台上!”


忍受不了男人的污言秽语,蜻蛉切大手一把捂住他的嘴,将他狠狠按在地上。


注视着一身狼狈还努力保护自己的蜻蛉切,少女颤抖着跪倒在地,捂住脸庞的十指间淌下泪水。


警笛嘶鸣中人群一片混乱…





袭击者被押走后,粟田口的工作人员马上赶来善后,出了这种大事,为了安全起见拍摄自然暂停了。

担心的艺人们都想要去探望雪绘和蜻蛉切,却被经纪人们阻止了,女团成员因内讧被黑粉袭击已经是天大的丑闻,再被周刊记者拍到一群当红明星跟去警察局,白夜就真的要“未映先红”了。


递给做完笔录的少女一条浸湿的冰毛巾,前田看到她木呆呆的样子叹了口气,亲自动手敷在她被扑倒时碰伤的膝盖上。手腕突然被雪绘抓住,少女红肿的眼中是恳求的神色“我想见蜻蛉切先生。”


因为被泼了一身秽物,警察简单询问了他几句就放他回家清理。蜻蛉切手肘支在浴室砖墙上,任由冷水从头顶洒下,反复冲刷着他被弄污的巨大身体。回想起那个袭击者狂热的自白,蜻蛉切沉重的叹了口气。


袭击者并不是团内一贯和雪绘不和的梨花的粉丝。而是性情内向,最没存在感的小妹妹三浦霞的狂热粉。


种子时期就热情支持着未出道的三浦霞,在她被秘密交往的渣男爆出lines记录人气稳步下滑的艰难时刻也没有离开她。眼见着她的事业步入衰退期,这位心态失衡的死忠粉丝把问题归结于事业起飞的雪绘。决心做点什么来挽救自己的偶像。


“她只剩下我们了,我得保护她!”不论这男人的行径多么恶劣,蜻蛉切也忍不住觉得他很可悲可怜。


确定身上所有的污渍都被水流带走,关上喷头,蜻蛉切在腰上围了一块浴巾,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去卧室寻找换洗衣物。


刚刚步出浴室,蜻蛉切就被一个柔软的身体扑上来紧紧抱住腰。拿下遮住视线的毛巾,乱着头发的高壮男子惊讶“雪绘小姐?”


衣衫不整的被年轻女孩紧紧抱住,蜻蛉切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举起双臂不知道该怎么推开埋在他胸口的人。


胸前感受到一点灼人的热意,蜻蛉切意识到那是雪绘的泪水。神色软化下来,男人手臂虚拢在少女肩上,一手抚摸着她的长发。“雪绘小姐…不要害怕了,那个坏人已经被捉了,他是独狼行为,事务所最近会加强安保…”


“你呢?蜻蛉切先生你出事怎么办?”抬起泪眼凝视着这个从来只心系他人的男人。即使为了保护她沾染了满身污秽,第一件担心的事也是怕将她弄污…


”啊?”长着这么一副铁汉的样貌,这还是首次被人关切安危,更何况是这么柔弱的少女,蜻蛉切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放柔语气”我一点事也没有,对方虽然恶劣,但用的不是毒剂。”


“万一是呢?你扑出去的时候没可能知道那是什么吧,万一是毒剂,硫酸…什么其他可怕的东西,你就这么毫不犹豫的保护了我,我…甚至都不是你要保护的人…可是我差点害死你…”雪绘大哭起来。

她不是他职责内要保护的对象,和他甚至谈不上相熟,到底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啊,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危吗?


见到雪绘哭成这样,意识到她一时停不下来,蜻蛉切只好牵着她的手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回到卧室简单套了一件白t和长裤,蜻蛉切倒了一杯清水,半跪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女面前递给她。“喝一点,别呛到。”


雪绘哽咽着,泪盈盈的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温柔大汉。蜻蛉切犹豫了一瞬,还是用大手包住了她捧着水杯的双手。


“你看,我的手,有那么大…身材也很高大,这种身材,在生活中会给大家添很多麻烦…“蜻蛉切努力组织着语言。


“进入狭小的空间就让别人感到压迫,坐电车也好,去商店也好,总有人用惧怕的眼神看我,绕着我走路的也不少,因为我这么大的身体,能轻易伤害他们吧。”就好像他今天扑倒雪绘,尽管很小心,还是让她膝盖瘀伤了。


”在做紫小姐的保镖之前,活儿我也找过不少…”露出羞涩的笑容,蜻蛉切为过去的回忆而不好意思“,因为身体大,所以吃的也多,去哪里打工都找不到合适我的位置,为了不给关照我的老板添麻烦,只好经常换工作。”


金色的虎眸温柔的注视着抽泣的少女“直到粟田口先生给了我这份工作,由我,用这幅给人添麻烦的巨大身体,来保护你们。紫小姐也好,你也好,其艺人也好,你们是花朵,我是花萼。“合拢大手紧紧握住雪绘的。


“从那时起就想,这是我的天职吧,上天给了我这么一具不方便的身体,就是让我做这份工作的,要是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放松包住雪绘的大手,蜻蛉切轻轻扶住她的肩。


“...所以雪绘小姐不用自责,保护你们是让我幸福的职责。”温暖的笑容融化了这个男人刚毅的面庞,显出无限的柔情。


雪绘不知何时忘记了哭泣,呆愣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的不可思议…


fin


Ktv之前的事情,白夜拍摄到一半,雪绘真正爱上切叔的契机。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