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衣,饼干,圣诞星》(蜻蛉切x女审神者)

毛衣,饼干,圣诞星


心机女团婶x保镖蜻蛉切,三日月宗近x花久远紫

综艺paro联动番外




抱着水杯,和泉守不自在的打量四周,化妆镜上贴着立可拍和爱心便签,桌面上散落着化妆品,金属推车上挂着一排颜色鲜亮的女装,房间角落堆着款式各异的高跟鞋或短靴。红丝绒帘幕围出小小的换衣间,绘着小熊的马克杯盛着喝了一半的花茶。


这乐屋充斥着女孩子的香粉气息,让和泉守浑身发毛。最让他不自在的还是旁若无人坐在桌前打毛衣的女孩。


雪绘耳中塞着耳机,哼着歌手下不停的动作着,时不时用小指勾起一缕毛线,那件红黄相间的宽大毛衣就在和泉守眼前一寸寸增长。


有点像童话里挥舞几对肉足织毛线的大青虫,和泉守恶意的腹诽,他还在为雪绘早些时候的话生闷气。


“这边没男子休息室?也不是不能一起用啦,不过换衣服可得叫他去走廊上。”听到主办方陪笑着道歉,雪绘“大方”的同意分享一半空间给和泉守,不过还要把他驱赶去走廊里,在众目睽睽下换裤子。


这女人真记仇,他还以为他们一起被整蛊后就和好了呢,不是她抱着他的腰又哭又叫求他别丢她一个的时候了吗?


和泉守不服气的抱臂,不慎将桌上的茶杯挂倒,茶水倾泻满桌。


“啊!烫,烫!堀川!”


见他推开椅子跳着脚拍打溅在裤子上的热茶嘴里还喊着不知在哪里的经纪人,雪绘马上从大包里抓出纸巾按在他的裤腿上,“演出服还要还的,别给人家添麻烦啊,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毛手毛脚。”


没计较这女人又毒舌刺他,和泉守注意的是她随手抓出的纸巾,上面明显是某家大阪牛郎店风格浮夸的广告。


“啊!你来跑通告还有空逛牛郎店!”和泉守指着她哇哇大叫。


什么鬼,她还有一个月才成年好吧,就算她发神经想去也得有店敢让她进…雪绘表情扭曲了两下,最后又从包里又抓出一包纸巾甩给他,“擦干净桌子吧,街上发广告的给我的啦…”



“哦…”会收下街边派发的广告纸巾,她挺节俭的嘛,这点倒比那些一听是免费东西就敬谢不敏的女星要直爽不做作。


节俭成性的和泉守摸着下巴低头打量又拾起针线活干个不停的女孩,而且她还挺会做饭的,这样看也不是一无是处…


脚尖踢踢雪绘的凳子,和泉守抱臂满意的看她恼火的折起眉头,这样看生气的样子也挺可爱。


“又干嘛?”雪绘简直要被这个小她一岁的偶像男星折腾疯了,这个外形俊美的大男人简直小孩子一样动来动去没一刻安生的时候。吃下去的东西光长身体了吧,性格上比实际年龄还幼稚。


当时听说要和他一起来大阪演出她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她不想被说刚转solo歌手就对工作挑三拣四,加上他的经纪人堀川多次拜托她好好照顾,她才勉强答应。圣诞节还有一周就到了,她的毛衣还没织完,现在可没空陪他玩闹。


努努嘴,和泉守示意她,“圣诞就快到了,你可得赶快。不然清光他们问起我收了什么,我说了他们又不信…”


什么跟什么啊!看到和泉守一脸得意的样子,雪绘一头雾水,双手交叉在胸口比了个停,“等等,我织毛衣和你收礼物有什么关系?”


“…嘛,别藏了,我已经知道那是送给我的,红黄是我的应援色嘛…你要想给我惊喜就别当着我面织啊…”和泉守一脸看透,摆摆手示意他不拘小节。


红黄是圣诞色啊!圣诞毛衣当然这个颜色了!被和泉守说的哑口无言,雪绘只得不断摆手“不是的!不是那样!我没有…”


“对象是我这种又美又强的人,你会害羞也正常。虽然你不是我想象中的秋田美女,但也有可爱之处嘛。我可不是那种女孩子送手作东西就嫌不值钱的混蛋,你不用自卑…”和泉守对雪绘惊惶的反应意料之中,虽然他才是团内ace,可收到同行礼物最多的却是清光,果然可爱系的比较不给人距离感,那他也直率一点好了…


居然又提“秋田美女”这件事!雪绘涨红了脸抱住织了大半的毛衣守卫到底,“这才不是给你的!”






扯了扯身上宽大的毛衣,蜻蛉切害羞的挠了挠脸,在恋人的示意下转了一圈给她看效果。


枣红色的大毛衣左臂用金线绣了 Love U,右臂4 ever,胸口织着棕色的麋鹿,鹿鼻子还缝了立体感十足的红毛球。


雪绘满意的拍手,“看起来很合适啊,你觉得怎样?”


“啊,那个,挺好的,很暖和…”花样什么蜻蛉切一向不讲究,不过店里的毛衣即使买最大号,套在他身上也紧箍出肌肉来。他还是第一次穿这么合身,好舒服…


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柔软温暖的毛衣,蜻蛉切嗫嚅,“谢谢…”


开心的一头栽进恋人怀里,雪绘在亲手织造的衣物上拱了拱,“你喜欢就好~”


不枉费她买了三倍多的毛线,从她见到他把v领羊绒衫穿成爆乳款后就想给他织一件合身的了。


拎起盒子里剩下的两件镶珍珠缀亮片的毛衣,雪绘将它们摊在沙发上给蜻蛉切看,“这个红白的,还有这个粉的,我给紫小姐和文乃都织了,还有这条围巾是给歌仙先生的,可惜他不爱亮色…”


本身想圣诞当天再给蜻蛉切个惊喜,不过被和泉守搞那么一下,还是马上让他穿上以免夜长梦多。


抱着闪亮亮充满雪绘流“时尚感”的毛衣,少女挫败的呻吟一声,“蜻蛉切啊…我该怎么办…今年的慈善晚宴邀请我了…”


“嗯?”看到恋人突然低落下来,蜻蛉切困惑的坐到她身边,“是那个义卖活动吗?”他只知道紫每年都会参加。


委屈的点点头,雪绘掰着指头给他计算,“杂志邀请意味着被承认是艺能新贵,可我没有名流们的财力啊!”


她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有好好存起来,想婚后在十三区范围内买个小公寓。平时吃穿住用能省则省,叫她直接把东西捐给孤儿们倒还好,可是她那不值几文的衣服首饰送去名流云集的义卖活动真的会有人买吗?恐怕只能招来吝啬廉价的暗讽吧,只看身价不看心意,艺能界的慈善或多或少带着这样的虚伪。


摸摸少女垂下的头,蜻蛉切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要不然你去问问紫小姐,她第一次参加时候捐了什么?”

 






“我吗?当时是AWT以我的名义代捐了一套珠宝。”花久远紫从梳妆台里取出首饰盒摆在雪绘面前。


真好啊,因为是公司的御用代言艺人,所以形象全权由公司包办了,“唉,我那些东西果然拿不出手。”雪绘哀怨,打开眼前的丝绒盒子,却发出抽气声,“这个太漂亮了!”


躺在丝绒软垫上的是一枚水滴形粉钻戒指,虽然主钻小巧,周围却巧妙的交错镶嵌了一圈净度很高的同形白钻,将水光潋滟的粉钻烘托的十分娇艳。


“怎么样?今年我就捐这枚好了…”抓起雪绘的手指,紫将那枚精巧可爱的戒指套上去,“这是我当上艺人后奖励自己的第一件首饰…”虽然是不足一克拉的小玩意儿,当时却寄托着她对未来粉色的幻想,现在大概已经不合适她了吧...


托腮看着雪绘连连惊叫的梦幻神色,紫微微一笑,“其实也不一定要捐贵重东西,反正晚会要的是艺能效果,现场还有圣诞集市活动,雪绘自己做点什么商品去摆摊也一样。”


猛的坐直身体,雪绘精神一振,“真的吗?…烤饼干可以吗?”她在老家倒是和邻居太太们一起做过慈善烘培。


“可以吧。”紫略微思索,“不过卖给那群名流得讲究点,一般的食材是不行的。我介绍几家食材店铺给你。”








“好大啊!”兴奋的在紫设备齐全的超大厨房里转来转去,雪绘拍着流理台示意扛着面粉的蜻蛉切把袋子搁在大理石台面上。


“你看有两个水池!我可以在这里操作,转身在那边清洗工具,不用像家里那样堆在一起,太方便了,你来你来。”将高大的男人拽到身边,让他一起站在流理台和炉灶之间,用肩膀靠着他,雪绘抬头对蜻蛉切微笑“怎么样,很宽大吧,我们一起干活也不会挤。”


他觉得和她企鹅一样挤在小公寓的厨房里也挺好,做保镖时习惯了紫面积奢侈的厨房,蜻蛉切并没觉出哪里不同。


花久远紫虽然是除了泡麦片什么料理也做不来的标准贵妇,厨房却是按照欧洲家装书里精心布置的。从厨师机到打蛋器一应俱全,闪着金属光泽的双层蒸汽烤箱,充满60年代风情的马卡龙色搪瓷水壶与面包机,全套昂贵的铸铁锅和茶色耐热玻璃容器摆在炉灶上,地中海风情的马赛克拼瓷的墙面上嵌着吸铁石板,寒光闪闪的厨刀按大小次序吸在上面,球形玻璃灯长长的垂挂在流理台上方,大理石台面下安置着菜品保温箱。



趁着恋人好奇的摆弄水池里厨余粉碎机的开关,蜻蛉切驾轻就熟的从挂钩上取下自己专用的黑色围裙穿戴好,“紫小姐说所有东西都可以任我们随便用。”好心的雇主专门选了一天假期和三日月出门逛街了,把他连同整个厨房一起借给雪绘。



“不行不行,你这样会弄的一身面粉的。”看到蜻蛉切那件只堪堪遮住胸口的围裙,雪绘摆手,“你等下还要去接紫小姐吧,衬衣袖子会弄脏的。”


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双臂,蜻蛉切没办法,只好脱掉衬衣,赤着精壮的臂膀在贴身背心外挂上围裙,“这样可以吗?”


啊…可以是可以,就是总觉得有点情趣呢…雪绘脸红的点头“你来揉面,我来裱花,一鼓作气做它一堆。”


把做香橙夹心饼的面粉在流理台上堆成火山状,在中间挖个圆形,打进去一打鸡蛋,雪绘用筷子小心翼翼的把蛋液搅匀而不破坏面粉堆的形状。雪绘用的是家乡太太们传授的食谱,为了有层次的口感是不能用厨师机揉面的。


将金黄软浓的黄油切块丢进蛋液里,雪绘示意蜻蛉切把四周的面粉堆推倒进“火山口”。


“就这么把所有材料混合均匀揉成面团就好。”满意的看着蜻蛉切的大手有力的将面粉混合成一团,运力时候肩臂肌肉节律性的鼓起。这样揉出来的面团口感一定很劲道,她自己来做的话,每次只能堆一点,全部揉完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揪了一点揉好的生面团尝尝,雪绘幸福的眯起眼,面粉和黄油的香味好重,不愧是紫小姐推荐的高级货,店主说这种高蛋白的面粉是意大利南部产的,即使是麸质过敏的人也可以吃。“为什么不做菜的紫小姐会知道那么多口袋店铺呢?”雪绘困惑的偏偏脑袋。


大概是光忠先生带着她光顾过吧,多少从平野那里听过花久远紫前一段恋情的蜻蛉切守口如瓶的揉起下一份面团。


刨起香橙皮,挤压出果汁和杏仁坚果砂糖一起打碎混合成馅料,雪绘像做千层面一样一层面饼一层馅料的填满烤盘。


几下揉好第二个面团的蜻蛉切开始在雪绘的指示下切出圣诞星形状的面皮。


大手握着小巧的模具,蜻蛉切小心翼翼的按在面饼上,拧了两三下还是切不断,只是将整张面皮弄皱。


“按下去收紧手指就能把它夹起来啦~”雪绘双手猫爪一样收紧比划着,蜻蛉切也有样学样,惹得她哈哈大笑。


因为花久远紫巨大的蒸汽烤箱足有4层,雪绘一次可以烘培两百枚饼干,所以很快做好了大批的香橙夹心饼,姜饼小人,蔓越莓圣诞星,香草新月饼,黄油酥饼,可可棒。


在烤好的星星饼干上涂上蔓越莓酱,两个黏合再撒上雪屑一样的糖粉,圣诞星就完成了。蜻蛉切认真的一枚枚粘着,一旁的雪绘则用糖霜给饼干裱花。


这么热火朝天的干了半天,成品终于把紫厨房所有台面都占满了。点了点大概有四百枚饼干,雪绘觉得足够一晚贩售才松了口气。


蜻蛉切果然整个人都被面粉糖粉沾满了,连绀紫色的头发上都蒙了一层薄霜,雪绘拿着手帕轻轻替他掸着鼻尖上的白粉,蜻蛉切忍不住用手背碰了碰她因劳作而发红的柔软脸颊。


在恋人的手背上蹭了蹭,雪绘突然来了灵感,“我们给文乃小姐的宝宝也做点饼干吧。”


不到一岁的小宝宝不能吃任何添加糖油的食物,很难在洋果子店买到点心。雪绘找出香蕉和熟栗子,将它们搅拌均匀和面粉揉成团,塞进糖老鼠的模具里。


觉得大烤箱只烤这么一盘点心有点浪费。雪绘干脆从紫的冰箱里挖出不知什么时候冻进去的一只鸡,“做个烤鸡给紫小姐和三日月先生吧,答谢他们慷慨出借厨房。”





等到逛了一天街的花久远紫和三日月回到家,厨房已经被清扫一新。原木长餐桌上铺上了圣诞桌巾,紫收集的法国泥金粉彩瓷盘中摆着生菜沙拉簇拥的狐狸色的香脆烤鸡,粉色铸铁搪瓷锅里盛着奶油南瓜汤,蒜香餐包切好放进垫着白餐巾的竹筐里。红绿彩条的铁皮饼干罐里塞满了各色饼干。


连香烛都替他们点好了。三日月击掌,“哦呀,家里是来了报恩的仙鹤吗?”


被一桌菜色惊呆的花久远紫还是忍不住为三日月过于日式的比喻失笑,“是圣诞小精灵啦,我还是去选一瓶酒吧…”


既然是难得的二人浪漫晚餐,那她就笑纳这份提前送来的圣诞礼物吧。


fin


蜻蛉切的猛男厨房,爱心手作饼干



评论 ( 1 )
热度 ( 38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