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贞洁论引发的胡扯----不同时代刀男的不同三观

和群里太太们讨论到刀圈有一种思潮是认为1v1真爱而1vn抹布。对自己的嫁刀忠诚是必要的,我觉得这一点在本丸背景下有待商榷。

不谈为纸片人守节的荒谬性,刀男子真的各个都会要求主人为自己守节吗?我觉得这里面牵涉到国人婶婶们作为儒家文化圈影响下对性的理解和日圈有很大差异。说多一点,因为日本本质不是儒家文化圈国家,所以历史上方方面面的思维都和国人差异很大。

第一种思维是刀男子和婶婶开车,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一定是因为爱情,甚至要和谈婚论嫁挂钩。这种当代人的价值观,真的是刀男诞生时代的观念吗?平安时代的公家贵族因为饮食生活习惯不佳,往往非常短命,女性活到生育年龄已经算是运气好,三十几岁香消玉殒大有人在,国民岳父藤原道长的几个女儿都早于他死去。男性也往往受精神病与糖尿病影响。这个时代贵族阶级普遍弥漫着一种情绪敏感,精神脆弱,及时行乐的价值观,类似《十日谈》里描绘的黑死病阴影下的欧洲贵族阶级放纵享乐。

在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全员艺术家浪漫主义的气氛笼罩下,指望贵族们贞洁操守是十分不现实的,加上日本的访亲文化传统,贵族们幽会,夜访,乃至夜袭十分盛行。在这个时代,女性多次拒绝地位比自己高的男性求爱,会被视为x冷淡,而男性拒绝女性的求爱,更会被认为不风雅不解风情。

所以假如婶婶们对本丸平安刀发出邀请,只要手法不是过于失礼,一般出于礼节对方是不会拒绝的。但是这种情况下的驾车兜风,不能往真爱上去想,更不能觉得刀男要为此负责。因为在平安刀的年代,对女性没有贞洁要求。开车和吃饭喝水一样,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进入战国时代,武家成为统治阶级,社会动荡,民生凋敝,这个时代的人不单寿命短,生存环境也很恶劣,礼崩乐坏秩序崩塌,要求妇女守节,就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浪费,生存繁衍都要拼上全部力气,哪有那闲情逸致管这管那。那时代也不存在男女大防这一说法。武将们为了讨好主公,教唆太太去社交(不一定是那方面)是常态,亲身上阵营业的也有人在。走夫人路线也是一个办法,武将们围着主公的女眷们送礼逗趣,出入她们的闺房都稀松平常,甚至形成了闺阀政治。所以茶茶的孩子长期流传着大坂七野爹的传说。歌仙前主细川也时刻恐惧疑心自己头上发绿。

对战国刀来说,侍奉女主人算是经验丰富,对待婶婶不会严格避嫌,假如婶婶主动邀请,有些战国刀可能会认为这是公务的一部分。一起兜风并不一定会改变他们的主从观念。主人既然是大名,同时拥有多把刀剑是身份地位象征,战国刀绝不至于产生因为和主人驾车,就觉得自己对女主人有了特权这种僭越的想法。即使会产生嫉妒心,也不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到了幕末,男女观念就更加接近我们现代的理解。因为幕府300年太平盛世,儒家道德文化终于有机会影响到渐渐固化的武士阶级。秀吉那种从农民一跃成为天下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女天皇女城主这种女性领袖也绝迹。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在一种秩序下稳定生活。这时代的贵女们被纳入贞洁道德中,成为权势男人的财产,下级武士和她们被天然隔阂起来,侵犯这种女性的贞洁被认为是严重罪行。不过这些都是贵族特权,民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殖文化,野蛮生长着。

所以本丸的幕末刀剑前主出身都不高,习惯前主只拥有少量刀剑而不习惯和很多刀一起侍奉的幕末刀,本身就带有强烈1v1色。加上时代影响,他们应该是最重视主人贞洁的,不会轻易对主人做出暧昧的言行,也自觉在某些方面避嫌。因为能占有女主人的只能是男主人,所以一旦发生关系,男方就会拥有一些权力,在本丸会被认为有损主人威严。所以幕末刀中即使是前主是风月常客的大虎哥,也会严格区分主人不是可以乱来的对象。

所以在不谈感情的情况下,幕末刀是不太接受一起兜风的行为,一旦发生关系,就默认自己要负起责任,同时也是最可能要求1v1关系的刀剑。

虽然说大体上刀剑们受时代影响,但是也有特例,个人推测一期一振是很难接受恋爱中1v n关系的,因为一期哥是猴子刀狩天下后保留给自己的佩刀,连天五在内其他刀剑都被分送他人。在一期观念里作为天下一振,既然有了他,就是有了最好的,主人自然是没必要再交往其他刀剑了...

大包平虽然是平安时代锻造的刀,但是被发掘的很晚,付丧神成型是幕府时期,所以他在平安刀里真的是一位不一样的美男子,按照幕末刀理解比较合适。

歌仙仙的特殊婶婶们大概都清楚,即使在风气开放的战国时代,细川也是绝对不接受太太被ntr的可能,公然对陪同上京的家臣说出你们谁敢玷污我太太的贞洁,我就先杀她再杀你们,细川为此疑心做出的各种血腥荒唐事不再赘述,假如不是真爱最好不要玩弄歌仙仙的感情随便和他兜风,他对这方面可是十分看重的。真的和歌仙仙恋爱,为免nice boat发生,求生欲强的婶婶们最好还是1v1吧。


第二种思维是刀男对主人都是一样的忠诚与毕恭毕敬。曾经在一个历史群里看到一位信长男粉痛斥光秀这个逆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可是光秀的年代,武将们恐怕连忠孝仁义四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这种忠诚的武士道德观念是德川幕府时期结合一部分儒家文化才渐渐被统治阶级推广开的,此前更多是和禅宗结合的舍生忘死。

战国时代下克上是一种风气,国人坐大反抗代官,代官坐大反抗大名,大名坐大反抗将军,天下大乱,实用主义和实力至上才是铁则。即使是家臣忠诚度相对高的德川家,乌龟也会为了维持强硬的形象而冒险在三方原出阵,因为一旦对下属和领民示弱,马上就会面临各种反叛。

单论战国刀,有的婶婶觉得和刀男子做朋友就能得到他们的尊重,我只能说:嗯...你开心就好...即使是花丸那么可爱的作品,主人的形象也不是和大家毫无地位差异的...

至于平安刀就无所谓很多,因为不管你多牛逼,他们看到的也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地位,平安刀除了源氏兄弟,大多数是公家人设定,日本的公武一向是两个权力体系。婶婶作为武家栋梁,战国刀幕末刀也许会天然视为首领,平安刀可就不一定给你那个面子了。加之他们换主频繁,对某个主人的执念并不高。围着主人转的情况不会有。

就算婶婶们把他们在本丸长期放置,人家平安老刀的语音表达的也多是主人休息好了就行,我们没你也ok。三日月更是直接把为你干架总结为拿钱办事。

假如婶婶们的平安刀特别疼爱你们,那恭喜你们他们就是看你这个人很顺眼而已,和你身份地位没有关系。

源氏兄弟作为平安刀里的武家贵族,是介于公武之间的特殊存在,对主人的服从性在平安刀里相对高(军人更有组织性纪律性),但前提是你得当得起武家栋梁这一称号,兄弟俩上来就说了人家是源氏重宝(将军的刀),所以赢得承认任重道远。

幕末刀大部分是新选组的刀,对主人那个忠诚心没得说,不然也干不出49年入dang的事儿。不过在内番上不如战国刀积极。因为幕府时期武士和农民阶级分化已经很严重,武士的尊严要靠很多面子活来维持,养马种田是绝对不干的。新选组刀前主本身就是农民出身,好不容易做了武士,为了避嫌更不乐意做回农活。

相反战国时代的刀剑们大多数都没有武士不能干什么的概念。实用主义至上的战国刀,种田养马搞钱只要打仗需要他们样样都做。

平安刀就既不认识农具也没养过马,出阵战斗全因为他们喜好和争夺武勋无关,毕竟贵族就是风雅主业。

作为维新刀的陆奥守在幕末刀里画风奇特,因为前主很开化,陆奥守是真心把婶婶们做朋友的。龙马乡士出身,和三河武士一样都习惯于屯田,所以陆奥守连种田都很卖力没架子。

最后一种思维是刀男的兄弟朋友之间地位都是相似的。这一点主要在源氏兄弟身上不成立。哥哥髭切作为将军的佩刀,相当于家主地位,弟弟膝丸只是家臣。和中国这种血缘至上,兄弟皆有继承权不同,日本更像欧洲,是嫡长子单一继承制度,嫡长子和弟弟们有严重的格差,长子得一切,弟弟们什么也拿不到,要想存活,要么给哥哥做家臣,要么去别家做养子。这种格差是从孩童时代就开始培养起的,长子才有资格作为继承人跟在父亲身边受培养,弟弟们早早打发去家臣那里或者别人家里。才会出现战国时代很多大名的嫡长子继承人意外身亡,剩下的儿子没有一个扛得起大梁,谁也不能让家臣们信服。

受到前主格差影响,源氏兄弟这种单向的管辖关系在本丸兄弟组里也不多,哥哥理所当然自傲,弟弟理所当然敬仰着哥哥,不会质疑哥哥的选择。这已经和武力值关系不大,即使是镰仓战神的源义经也不敢反抗身为家主的哥哥源赖朝。









评论 ( 59 )
热度 ( 1118 )

©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 Powered by LOFTER